http://www.jiushengcard.com

声音、秀场、操盘手:中国好声音如何卖唱

声音、秀场、操盘手:中国好声音如何卖唱

  项目成立后,这家“创业型公司”的发起人所要做的则是寻找能与之资源互补的“合伙人”,而在此之前,灿星制作还必须让人相信,它的模式一定可以成功。

  “我对这个节目的模式有信心。”金磊向新金融记者介绍,近两年国内收视率较好的电视节目,用的大多是国外的模式。

  就像西药需要长时间的临床试验一样,产生于欧美国家的电视节目制作的标准也需要通过层层科学实验与数据搜集的论证。“好的模式需要在上千个方案中精选淘汰后才能锤炼出来。”金磊说,“通过一个非常苛刻的标准制定下来的,一旦成为模式,就可以在全世界所有国家获得成功。”

  而事实也已证明,“好声音”在近50个购买版权并播出的国家中都已经取得成功。

  实际上,灿星制作曾操作过不少电视节目,金磊说:“我们是操作国内电视真人秀节目最优秀和最有经验的团队之一。”

  另一方面,模式中已有规定,音乐导师必须为这个国家里最顶尖的音乐人。倘若能达到这一要求,无疑又为这门“生意”的成功增添了砝码。

  随后,灿星制作将寻找合伙人的方向定在浙江卫视,金磊说:“浙江卫视本身已经有六七年一直在做大众的歌唱类节目,我们觉得它们的平台适合做音乐类节目。”

  但双方的谈判并不顺利,最早谈的模式是最基础的制播分离模式,全部由浙江卫视出资。然而,缺乏利益捆绑,与以往的模式并无差别,灿星制作不能完全保证节目收视。

  灿星制作还有另一方案:整个节目由灿星自己全额投资,最后由浙江卫视直接播出。这一方案等于浙江卫视仅是一个播出平台,不能得到更多的利益分成。

  几十轮谈判后,双方才敲定最终的“紧密捆绑式的合作关系”,两家共同投入,浙江卫视主要负责整体运作和营销推广,而灿星主要负责内容制作。

  共同投入的同时,灿星制作与其合作伙伴还需共担风险。有媒体报道,灿星制作与浙江卫视最初签订的合约中提到,“如果《中国好声音》在每周黄金时段(周五21:15-23:00)的收视率超过2%,则灿星参与浙江卫视的利益分成。否则,广告商的损失由灿星单方负担”。

  节目收视率越高,获取的利润越大,双方可以分成的利益就越大。为了更高的收视率,就必须提高节目的品质,这也使得灿星制作不吝惜成本,以换取可观的收视率。

  “我们与浙江卫视合作是投资分成的模式,节目的制作是灿星全额投资,最后的广告收入两家分成。”金磊告诉新金融记者,节目一季的制作成本接近8000万元。

  接下来,灿星制作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负担高昂的节目制作费用,它需要让这家刚成立的“公司”获得大笔融资。

  《中国好声音》需要广告赞助,正如节目主持人华少向新金融记者所言:“我们节目投入很大,基本上,靠广告才能持续进行。”

  事实上,这家公司的融资环节还算顺利,它拿到了国内多家知名企业的广告赞助费,网上传言,仅国内一家凉茶企业拿出的冠名费,就高达6000万元。

  但赞助商的权益必须在节目中得到最大化的体现——他们才是这家“公司”真正的“投资人”。

  在上海市源深体育中心的《中国好声音》节目录制现场,获得冠名权的凉茶企业LOGO随处可见,录像大厅的后墙上,四块屏幕不停播放冠名商的广告。节目正式录制之前,先要录下这几块广告屏幕,以便在播出时植入。

  工作人员也会有意或者无意地将赞助商的广告植入节目。现场导演在暖场时会高喊:“气氛再热烈一些,就可以喝到免费的加多宝凉茶。”音乐导师偶尔也会拿冠名商调侃:“我砸你一个加多宝。”

  但金磊告诉新金融记者,这些并非赞助商的要求,“他们很随意地说出来而已。”

  在节目中,向广告赞助商不停反馈情况,是主持人华少的工作,他在这家“公司”中担任“PR”(公共关系)的职位,他要跟所有人沟通,包括“投资人”。除了需要告诉“投资人”,这个“公司”有一个好的前景,他还需要让“投资人”知道,他最大限度地维护了他们的权益。

  在录制中,为了将时间更多地留给节目本身,他只能加快语速,但他也清楚,必须保证赞助商的权益,“我就耍了小聪明,其他内容可以快,但读到赞助商名字的时候,必须特别放慢语速,至少要保留基本LOGO。”

  通常情况下,节目录制之前,华少要先把播出时节目中间的广告串词录下来。“有时候赞助商会告诉我说,我觉得你在录制的过程中状态会比较好,能不能在录制时再帮我录一遍广告?”

  但华少的工作不仅于此,他还兼任这这家“公司”的“HR”(人力资源),他要让音乐导师们更加了解他们的队员。

  如播出的节目中一样,制作组中只有他一个人陪伴所有的学员和他们的亲友团,从头到尾,了解他们所有信息。“所以我可能更了解他们更多的台前幕后的状况。”他说,“我是一个人力资源总监,我需要跟每一个学员和他们的亲友团沟通。”

  四位音乐导师在节目录制过程中,会向华少询问关于学员的情况,“因为他们做什么,我看得到,我做与学员的沟通,他们是看不到的。”

  在这家贩卖声音的“公司”里,四位音乐导师一直扮演着“产品经理”的角色,他们的“生意”是需要挑选出最好的员工——学员,然后指导他们生产出最好的产品——声音。

  但“模式”对“产品经理”的人选有要求,他们必须是国内一线的顶级音乐人。“如果不是这个国家最顶尖的音乐人,效果会大打折扣。”金磊告诉新金融记者。

  拿到版权后,灿星就已经打算请刘欢和那英,稍后他们又确定了庾澄庆和杨坤,“至少两位顶级大腕,而且我们自己希望还能有一位受年轻人喜爱的港台歌手和一位经历很励志的歌手。”金磊说的励志歌手,便是杨坤。此外,作为“公司高层”的金磊,在选音乐导师上,还要考虑很多问题,包括他们的档期、表达能力,以及是否适合做电视节目。

  他们曾考虑过王菲,“但她不是一个愿意表达和善于表达的人,不适合做电视节目。”

  在港台歌手中,制作组也考虑过陈奕迅、王力宏甚至张学友,联系张学友时,他正准备在暑期陪女儿去世界各地旅游,时间上起了冲突,也只好作罢。

  后来,制作组想到了庾澄庆,“因为我们跟哈林很熟,他的音乐很多元,掌握了各种音乐类型,而且他非常懂电视,也是优秀的主持人。”

  然而,这些大牌的“产品经理”们并不能从“公司”里拿到类似于“按月酬劳”的出场费,他们只是以“技术入股”的形式进入“公司”,而报酬只存在于节目的后期产业链开发,说白了,把所有学员的现场演唱制作成彩铃,提供给全国的手机用户下载来收费,然后他们拿到分红——这样作为“产品经理”的评委们,又成了“公司”的“股东”。

  这便生成了简单直接的利益逻辑关系——更好的声音催生更多的下载,也将为他们带来更多的分红,这迫使“产品经理”们愿意在录制现场抢夺“好员工”。

  他们的“员工”不用通过前期海选,也不能报名参赛,“我们自己找学员,这也是模式要求。”节目组要自己去全国各地寻找,“我们每次下去都会有几个星探队伍,每个星探队伍都带有专业的声乐老师,到各地,包括艺术院校、酒吧、演艺机构,去寻找有才华但默默无闻的有天分的人。”

  标准在星探和声乐老师那里,只要先打动他们,就可以参加节目——这简直像极了一家初涉业务的公司,在汗流浃背的天气里跑市场,并试图根据大众及公司高管的需求,寻获被雪藏的有利可图的商品。

  然后,这些费尽辛苦找来的“员工们”还需要生产出足够好的“产品”来打动他们的“产品经理”,才能最终进入这家“公司”。因为“产品经理”已经无数次告诉他们:“你跟了任何一位导师,都会有一个光明的前途。”——虽然目前还没人知道,“光明的前途”是什么。

  但“好声音”也只是这家公司前期的“粗加工产品”,他们还要打造更宽广的产业链。

  有媒体报道称,灿星制作后期会成立一个经纪公司,签约学员,将来由导师帮他们做音乐上的指导,市场开发是由灿星完成,双方共同去推动这个产业。

  目前四位导师都利用一些圈内的人脉和各类资源来共同打造这个产业,最终是由灿星考虑如何进行产业化运作的问题。

  这是灿星制作总裁田明所要考虑的问题,而金磊所要做的,是回到上海的录制现场,使尽浑身解数来确保收视率的好势头。(以上内容来源新金融时报 编辑 徐驰)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107197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312011001

  2012年8月24日深夜11点30分,接受新金融记者电话采访时,金磊还在从杭州回上海的路上,近两个月来的每个周四、周五,他需要盯着《中国好声音》节目的后期制作,直到播出结束。

  金磊是《中国好声音》总导演,倘若把这档节目比作一家公司,他应该是公司的操盘手。他的工作就是搭建一个舞台,引入“最好的商业模式”,说服那些苛刻的投资商过来砸钱,并让一个嘴皮子快得不得了、脑子反应神速的人充当公关经理。之后,他还需要找到如同每个选手那样好的“员工”,让他们保持最佳工作状态,并生产出最有卖点的产品——好声音。当然,为了把控什么是“最好的”,还需要更懂行的“产品经理”作为合伙人——四位评委导师。

  这就是总导演——这家“公司”的高层应该做的事情。现在,他们赚了钱,并开始让那些原先的“雇员”成为现在的“股东”。

  8月24日晚,《中国好声音》第七集播出,这是“盲选”结束后,“导师考核”部分的第一场,刘欢队伍的队员们捉对厮杀。

  就在上一周的周五晚,《中国好声音》第六集播出后,收视率突破了4.0,这一成绩超出了金磊的预期。“导师盲选的最后一集,我们的期望是收视率突破3.5。”金磊说,他对导师考核阶段第一集收视率的期望,也只是4.0,“没想到提前完成了期望。”

  直到节目播出结束,金磊才能离开浙江卫视,然后回到上海,继续其他的录制工作,“每周四、周五,节目要做最终版的修订。”金磊告诉新金融记者。

  两天前的8月22日晚,金磊还在做杨坤队伍的“导师考核”录制。这一天,杨坤要求他的“杨家将”们穿上印有32的T恤,并戏称“这是属于我的‘32之夜’”。这是两周后要播出的内容。

  而现场导演则在热场时高喊:“这是全国最顶尖的音乐节目,这是全国最二的音乐节目。”他举着话筒,跷起食指和中指,比划出《中国好声音》标志的手势。

  自开播以来,《中国好声音》一次次占据同时段电视节目收视率第一的宝座,“好声音”这家“公司”无疑是一家“能赚钱的好公司”。但在金磊看来,“最好的模式”则是支撑起这一切的最重要的因素,这是一次成功的“立项”。

  这一模式舶来于《荷兰之声》节目,他们制定所有与节目相关的规则,并拥有版权。

  2010年,金磊初次接触到《荷兰之声》,当时,他和灿星制作总裁田明便认定,“这个模式在中国一定能做出影响力。”他说:“这个模式太强大、太纯粹。”

  这是一个真人秀的节目,关注小人物的大梦想,在这一点上,与金磊之前做过的很多节目相似,不同的是,“它只关注音乐”。

  那个时候,国内已有许多家电视台在做音乐类选秀节目,而在金磊看来,“有些做得急功近利,或者有点变形走样,不那么纯粹,掺杂了过多的偶像选秀因素,他们需要考虑选手的长相、气质、谈吐,甚至在将来市场上的走向,他们有太多诉求。”

  “其实市场低迷是有原因的。”金磊告诉新金融记者,“所有的音乐都像碎片一样,已经很久没人去梳理。”

  而“好声音”的模式要求节目必须只能尊重音乐和声音本身,“在选择之前,导师只能听到学员的声音,看不到他们的形象。”

  于是,《中国好声音》甚至还产生了“这是一场为中国音乐正本清源的运动”的概念。

  今年年初,灿星制作花了近300万元人民币从一家国际性模式代理公司买来“好声音”三季的中国版权,并开始启动。

  买下模式版权后,便要按照模式方的要求来操作,节目的所有流程,包括灯光舞美,甚至音乐导师的转椅,都已在模式中做了规定——这是一桩从一开始就很苛刻的生意。

  项目成立后,这家“创业型公司”的发起人所要做的则是寻找能与之资源互补的“合伙人”,而在此之前,灿星制作还必须让人相信,它的模式一定可以成功。

  “我对这个节目的模式有信心。”金磊向新金融记者介绍,近两年国内收视率较好的电视节目,用的大多是国外的模式。

  就像西药需要长时间的临床试验一样,产生于欧美国家的电视节目制作的标准也需要通过层层科学实验与数据搜集的论证。“好的模式需要在上千个方案中精选淘汰后才能锤炼出来。”金磊说,“通过一个非常苛刻的标准制定下来的,一旦成为模式,就可以在全世界所有国家获得成功。”

  而事实也已证明,“好声音”在近50个购买版权并播出的国家中都已经取得成功。

  实际上,灿星制作曾操作过不少电视节目,金磊说:“我们是操作国内电视真人秀节目最优秀和最有经验的团队之一。”

  另一方面,模式中已有规定,音乐导师必须为这个国家里最顶尖的音乐人。倘若能达到这一要求,无疑又为这门“生意”的成功增添了砝码。

  随后,灿星制作将寻找合伙人的方向定在浙江卫视,金磊说:“浙江卫视本身已经有六七年一直在做大众的歌唱类节目,我们觉得它们的平台适合做音乐类节目。”

  但双方的谈判并不顺利,最早谈的模式是最基础的制播分离模式,全部由浙江卫视出资。然而,缺乏利益捆绑,与以往的模式并无差别,灿星制作不能完全保证节目收视。

  灿星制作还有另一方案:整个节目由灿星自己全额投资,最后由浙江卫视直接播出。这一方案等于浙江卫视仅是一个播出平台,不能得到更多的利益分成。

  几十轮谈判后,双方才敲定最终的“紧密捆绑式的合作关系”,两家共同投入,浙江卫视主要负责整体运作和营销推广,而灿星主要负责内容制作。

  共同投入的同时,灿星制作与其合作伙伴还需共担风险。有媒体报道,灿星制作与浙江卫视最初签订的合约中提到,“如果《中国好声音》在每周黄金时段(周五21:15-23:00)的收视率超过2%,则灿星参与浙江卫视的利益分成。否则,广告商的损失由灿星单方负担”。

  节目收视率越高,获取的利润越大,双方可以分成的利益就越大。为了更高的收视率,就必须提高节目的品质,这也使得灿星制作不吝惜成本,以换取可观的收视率。

  “我们与浙江卫视合作是投资分成的模式,节目的制作是灿星全额投资,最后的广告收入两家分成。”金磊告诉新金融记者,节目一季的制作成本接近8000万元。

  接下来,灿星制作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负担高昂的节目制作费用,它需要让这家刚成立的“公司”获得大笔融资。

  《中国好声音》需要广告赞助,正如节目主持人华少向新金融记者所言:“我们节目投入很大,基本上,靠广告才能持续进行。”

  事实上,这家公司的融资环节还算顺利,它拿到了国内多家知名企业的广告赞助费,网上传言,仅国内一家凉茶企业拿出的冠名费,就高达6000万元。

  但赞助商的权益必须在节目中得到最大化的体现——他们才是这家“公司”真正的“投资人”。

  在上海市源深体育中心的《中国好声音》节目录制现场,获得冠名权的凉茶企业LOGO随处可见,录像大厅的后墙上,四块屏幕不停播放冠名商的广告。节目正式录制之前,先要录下这几块广告屏幕,以便在播出时植入。

  工作人员也会有意或者无意地将赞助商的广告植入节目。现场导演在暖场时会高喊:“气氛再热烈一些,就可以喝到免费的加多宝凉茶。”音乐导师偶尔也会拿冠名商调侃:“我砸你一个加多宝。”

  但金磊告诉新金融记者,这些并非赞助商的要求,“他们很随意地说出来而已。”

  在节目中,向广告赞助商不停反馈情况,是主持人华少的工作,他在这家“公司”中担任“PR”(公共关系)的职位,他要跟所有人沟通,包括“投资人”。除了需要告诉“投资人”,这个“公司”有一个好的前景,他还需要让“投资人”知道,他最大限度地维护了他们的权益。

  在录制中,为了将时间更多地留给节目本身,他只能加快语速,但他也清楚,必须保证赞助商的权益,“我就耍了小聪明,其他内容可以快,但读到赞助商名字的时候,必须特别放慢语速,至少要保留基本LOGO。”

  通常情况下,节目录制之前,华少要先把播出时节目中间的广告串词录下来。“有时候赞助商会告诉我说,我觉得你在录制的过程中状态会比较好,能不能在录制时再帮我录一遍广告?”

  但华少的工作不仅于此,他还兼任这这家“公司”的“HR”(人力资源),他要让音乐导师们更加了解他们的队员。

  如播出的节目中一样,制作组中只有他一个人陪伴所有的学员和他们的亲友团,从头到尾,了解他们所有信息。“所以我可能更了解他们更多的台前幕后的状况。”他说,“我是一个人力资源总监,我需要跟每一个学员和他们的亲友团沟通。”

  四位音乐导师在节目录制过程中,会向华少询问关于学员的情况,“因为他们做什么,我看得到,我做与学员的沟通,他们是看不到的。”

  在这家贩卖声音的“公司”里,四位音乐导师一直扮演着“产品经理”的角色,他们的“生意”是需要挑选出最好的员工——学员,然后指导他们生产出最好的产品——声音。

  但“模式”对“产品经理”的人选有要求,他们必须是国内一线的顶级音乐人。“如果不是这个国家最顶尖的音乐人,效果会大打折扣。”金磊告诉新金融记者。

  拿到版权后,灿星就已经打算请刘欢和那英,稍后他们又确定了庾澄庆和杨坤,“至少两位顶级大腕,而且我们自己希望还能有一位受年轻人喜爱的港台歌手和一位经历很励志的歌手。”金磊说的励志歌手,便是杨坤。此外,作为“公司高层”的金磊,在选音乐导师上,还要考虑很多问题,包括他们的档期、表达能力,以及是否适合做电视节目。

  他们曾考虑过王菲,“但她不是一个愿意表达和善于表达的人,不适合做电视节目。”

  在港台歌手中,制作组也考虑过陈奕迅、王力宏甚至张学友,联系张学友时,他正准备在暑期陪女儿去世界各地旅游,时间上起了冲突,也只好作罢。

  后来,制作组想到了庾澄庆,“因为我们跟哈林很熟,他的音乐很多元,掌握了各种音乐类型,而且他非常懂电视,也是优秀的主持人。”

  然而,这些大牌的“产品经理”们并不能从“公司”里拿到类似于“按月酬劳”的出场费,他们只是以“技术入股”的形式进入“公司”,而报酬只存在于节目的后期产业链开发,说白了,把所有学员的现场演唱制作成彩铃,提供给全国的手机用户下载来收费,然后他们拿到分红——这样作为“产品经理”的评委们,又成了“公司”的“股东”。

  这便生成了简单直接的利益逻辑关系——更好的声音催生更多的下载,也将为他们带来更多的分红,这迫使“产品经理”们愿意在录制现场抢夺“好员工”。

  他们的“员工”不用通过前期海选,也不能报名参赛,“我们自己找学员,这也是模式要求。”节目组要自己去全国各地寻找,“我们每次下去都会有几个星探队伍,每个星探队伍都带有专业的声乐老师,到各地,包括艺术院校、酒吧、演艺机构,去寻找有才华但默默无闻的有天分的人。”

  标准在星探和声乐老师那里,只要先打动他们,就可以参加节目——这简直像极了一家初涉业务的公司,在汗流浃背的天气里跑市场,并试图根据大众及公司高管的需求,寻获被雪藏的有利可图的商品。

  然后,这些费尽辛苦找来的“员工们”还需要生产出足够好的“产品”来打动他们的“产品经理”,才能最终进入这家“公司”。因为“产品经理”已经无数次告诉他们:“你跟了任何一位导师,都会有一个光明的前途。”——虽然目前还没人知道,“光明的前途”是什么。

  但“好声音”也只是这家公司前期的“粗加工产品”,他们还要打造更宽广的产业链。

  有媒体报道称,灿星制作后期会成立一个经纪公司,签约学员,将来由导师帮他们做音乐上的指导,市场开发是由灿星完成,双方共同去推动这个产业。

  目前四位导师都利用一些圈内的人脉和各类资源来共同打造这个产业,最终是由灿星考虑如何进行产业化运作的问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正信2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