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jiushengcard.com

电视剧新元年:两年内实现一剧一星?靠谱

电视剧新元年:两年内实现一剧一星?靠谱

  郑晓龙:情节设计、人物设计都是胡说八道,瞎编乱造,剧情完全不符合生活逻辑,不考虑人的真实情感的电视剧,我觉得那就算雷剧。苏晓:首先电视剧传播面广,影响力大;其次电影基本已告别艺术,成为商品,属性与电视剧越来越趋同;再者,电视剧对一线艺人稿酬高。

  又是一年上海电视节,在这个集结了业界最高智慧,也暴露着行业七寸的盛会里,下一阶段的电视行业是何种生态,影视行业的下一步该怎样迈出,从业者们都在翘首企盼,期盼从中获得答案。

  值本届电视节开幕之际,腾讯娱乐率先甩出针对电视行业的十问,邀请影视从业者对此进行解答,有着来自业界前沿者指路,本届上海电视节会带来何种走向,你会看的更加清晰。

  郑晓龙(著名导演,代表作《甄嬛传》):随着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片酬一定会涨。涨价应该是整体制作水平的提高带来的,而不是光靠几个明星的片酬。

  当然,我们可以不用片酬过高的明星,但他却能带来收视,所以必然还会有人会用,因为收视现在还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准。

  苏晓(柠萌影业董事长):演员片酬是体现市场供需关系的纯市场行为。一线演员,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争抢资源,片酬就会居高不下。多数演员没那么多机会,当然片酬也会两极分化。

  问题二:去年有人预测电视剧的投资天花板是200万一集,现在看来不仅于此,真正的天花板究竟多高?

  苏晓:去年判断投资天花板是基于预测一剧两星后卫视的购买力下降,但半年实践下来,一线卫视和视频网站还是愿意高价购买顶级剧。当然全年这样的剧不会超过20部,据我所知,顶级剧的销售价格可以达到450万-500万一集。由此制作公司自己会算投资的天花板在哪里。

  张嘉译(著名演员):由市场来决定。随着影视产业的不断扩张和竞争机制的多元化,影视剧的投资会随着品质的不断提高而逐步攀升。

  郭靖宇(著名导演):这是一个没有天花板的行业,因为很多傻子不停地在捅破天花板。他们花钱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得瑟。

  李星文(著名剧评人):收视率是目前对于电视剧最主干的一个评判标准。可以说是十多年以来,整个电视剧市场化之后,最终自主选择了这么一种简明扼要的一个考评方法。因为已经建立了一套体系了,收视率跟广告挂钩,也跟卖片的零售价挂钩,又跟演员的片酬挂钩。总之就是以收视率为中心,已经形成一个市场体系了。

  我想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收视率应该还会是一个主干道。但是也不要忘了习主席去年十月份的讲话,他希望把社会效益放在经济效益的前面。现在已经带来了一部分的变化,至少是政府主导的新上马的电视剧,确实不再像以前一样只单纯考虑收视率了。

  苏晓:广电总局从来不赞成唯收视率论,但电视台要生存,收入来源基本靠广告,广告投放的标准就是收视率。谁都不愿被收视率牵着鼻子走,没办法,要与电视台做生意,要么直接贡献广告,要么贡献收视率。

  张嘉译:不说未来,长久以来,我都不认为收视率是衡量一部戏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准。

  郑晓龙:网络小说是一个新的小说传播媒体,网络小说传播的速度快,因为很多人上网看。

  网络小说改编的现象在未来还会不断出现,可能以后还会有微信小说,这是科技带来的新的传播现象。

  比如《甄嬛传》就是网络小说,那个时候古装戏恰巧受限制,而且海外市场也特别不好,当时没人抢它,我就要了。

  唐丽君(电视剧《花千骨》制片人):有利的一面是它为我们的影视作品的改编打下一个非常好的基础,等于通过网络小说做了一个很好的市场调查。

  但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两个问题。一是过分的依赖小说,离开小说以后,很多人都不会写剧了,编剧的原创能力在下降。我周围接触的编剧们也认为,如果没有了小说,创作有时候会觉得没有底气。二是IP现在被越炒越热,甚至贵的离谱,这是很可怕的。作为一个女制片人,我不在乎这个小说的IP有多大,而是看能否打动我,或者在某一个细节打动我,让我久久不能释怀。另外一个标准就是能否留给我足够的创作空间,因为文字和影像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张嘉译:网络小说改编拓宽了影视作品的创作路径。它们的题材非常天马行空,而且受众基数庞大。美中不足的是表达上缺乏生活积淀,类似于“快消品”,而不是“经典款”。

  唐丽君: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最主要的原因是现在进入了一个移动媒体时代,移动媒体时代最主要的人群还是年轻人。他们对颜值非常看重,首先是对演员的颜值,还有对画面的要求,整个画面又是由演员、服化道、制景组成。我觉得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个趋势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你看现在韩剧日剧针对年轻人群的剧也是这样的。

  张嘉译:时而流行小鲜肉,时而推崇大叔。时尚圈都讲“复古”,电视圈风潮也是一样,其实就是轮回。

  苏晓:互联网的造星模式与传统艺人的培养模式完全不同。互联网有严格的圈层文化和话语体系,有自己传播的工具、渠道,90后00后本身就是网络的原住民,他们自己掌握媒体,追捧自己的偶像,一个个,甚至一群群小鲜肉会层出不穷。互联网“红”一个人,“黑”一个人这是天天司空见惯的事,只不过要进入大众视野,还需要一些机缘和载体,才能从“网红”到“圈红”再变成大众偶像。

  张嘉译:所谓“雷剧”就是能将你的呼吸方式改为接连不断的“我去,我去,我去”。

  郑晓龙:情节设计、人物设计都是胡说八道,瞎编乱造,剧情完全不符合生活逻辑,不考虑人的真实情感的电视剧,我觉得那就算雷剧。

  唐丽君:什么叫雷剧,现在没有一个评判标准。主要还是满足两点:第一,雷剧在剧情上毫无艺术追求所言,只是为了博观众眼球,没有价值追求;第二,拍摄上非常粗糙,让人看了以后对我们的影视作品,产生非常不好的印象。

  李星文:电影咖转战电视剧,还是因为赚钱多。周迅拍《红高粱》,一下就能拿到3500,她拍电影远远拿不了这么多,估计也就在五六百万。

  我觉得梁朝伟拍电视剧也完全有可能,当年的大导演楚原,70年代的时候拍了很多古龙武侠。但是晚年的时候也会在TVB的电视剧里,演一些龙套角色。包括大导演王天林,后来也专门在杜琪峰的电影里客串一些小角色,一切皆有可能。

  苏晓:首先电视剧传播面广,影响力大;其次电影基本已告别艺术,成为商品,属性与电视剧越来越趋同;再者,电视剧对一线艺人稿酬高。

  唐丽君:电影咖转向电视剧,这两年其实并不是特别多。他们转向电视剧的原因主要还是看重电视剧的影响,加上有些投资比较高的高品质剧,影响也比较大。对电影明星来讲,他也许觉得电视剧能积累更多的粉丝基础,对他将来拓展电影艺术的空间有一定帮助,这可能是最主要的原因。另外现在更多的影视明星开始对综艺节目感兴趣,这也是市场的驱动,都是由市场来决定的。

  李星文:其实中国电视剧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是该到了在开放题材和尺度这两方面上做一些工作的时候了。不能再用原来的禁锢法,继续对这个行业、对这门儿艺术,进行收得过狠的管理了。

  郑晓龙:审查制度需要严肃性,审查的严肃性,另外要提高审查的水平、审查人员的水平。

  唐丽君:关于电视剧的审查制度,可以从两个方面去理解。第一我们国家的法制化进程在加快,所以电影的审查制度最好能够立法,这样能够为中国的法治化进程,对于中国成为一个法制社会奠定更好的基础。另外加强立法还有一个重要性,因为艺术创作是有个过程的,如果没有立法的话,现在进行的创作可能过了一段就会受新政的影响,对制作公司来讲就面临着巨大的损失。

  唐丽君:处罚劣迹艺人的方式主要有两点:首先,处罚一定要重,对制作公司来讲就有个保障,对于更多的艺人来讲也会有个警戒的作用;第二,还是要建立一个保险制度,就像美国的完片担保一样,对影视工业来说也能有一个保障。

  苏晓:艺人作为公众人物,一旦违法,应该视情节性质明确处以禁止若干年份的演艺活动,类似于运动员服禁药的处罚。

  李星文:现在对劣迹艺人的惩罚,有些本身来说过重了。按目前这个意思来说,差不多是一个终身禁入,这好像就有一些重。就相当于体育赛场上,如果做了一些犯规动作或严重犯规动作的话,红牌罚下,停赛两场,停赛三场,或者停赛七场八场,或者停赛一年,他还是有机会上场的,而现在呢,看意思是终身禁赛。

  更不合理的是株连法,因为演员出问题了,导致片子不能上映、不能播了,永久下架了,这就有点儿不讲理了。因为片方雇佣演员的时候,很难知道他一定吸毒或者有什么劣迹,就算他现在没有吸毒、没有劣迹,将来也难保没有,这对于片方来说是不公平的,也是不科学的,我想过段时间一定会有政策上的调整。

  李星文:现在看来一剧一星的时代是在加速到来。一剧两星这个过渡阶段不会特别长,因为技术上难以协调,四星的时候抱着和衷共济的心情,还能够达成一致。现在两星了,拼播前所未有的困难,比原先四星时代还难。

  今年两星以来,尤其是每晚两集,造成了卫视频道收视率的普遍下降。这也会是促进改变的重要因素。如果是一剧一星独播,可以随意调整开播的时间,可以选择人群最密集的时段开播,而不会说像现在一样,七点半就已经开播了,夏天的时候很多人七点半根本没有坐在电视机跟前,那天然的基数小,收视率就很难高起来。可是两家又不敢协商说一起推到八点。做这个动作又很难,协调工作也非常的复杂。

  再有就是,两星电视台实际上花的钱和一星自己定制独播花的差别已经不大。在这种情况下,电视台肯定愿意更加掌握主动权一剧一星的方式。将来这段时间也可能会是电视台的重点剧目独播或者独自打造,剩下的不太重要的时段它跟另一家台一起来合作,把这个所谓的淡季熬过去。再走一段时间就根本没有必要再两家合作,所以可能很快就是一剧一星的配置了。

  所以,两年之内一剧一星就会成为主流的电视剧播出方式。现在刚过去半年,已经人心思变,往这方面转化的迹象非常明显。两年之内,可能不用等广电的一声令下、一声枪响,市场的力量就促成了这场转变。

  唐丽君:一剧一星时代什么时候会到来,我觉得可能需要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主要基于两个考虑:第一个,目前实际上已经有一些一线的电视台在实施一剧一星,比如湖南卫视,还有更多的电视台在尝试周播剧,这些也是定制的一剧一星;除此之外,最主要的还是取决于电视台的实力,我觉得一剧一星是合理的。

  张嘉译:会出现。但不管什么时候出现,坚持做好的作品是首当其冲。从目前国内电视剧发展现状来看,要迎接一剧一星,还需要更多时间上的铺垫。

  影视从业者的回答,是来自行业心底的声音,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人们拨开迷雾。然而,即便如此仍旧能见度依然有限,即便能够看清前路,人们前进的脚步又一定能够赶上行业的变化吗?政策、热钱、人心甚至是运气都在影响着行业的发展,想要始终走在行业前端,类似的十问,最好还要天天问、周周问、月月问。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正信2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