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剩咖笑话-力争做最好的幽默类网站!

短笑话大全爆笑-世界上最好笑的冷笑话-就剩咖笑话网

当前位置: 就剩咖笑话网 > 短笑话 >

郑州老方言看似拗口一听很亲切 曾闹出小笑话

时间:2019-03-03 11:54点击:

回家看见爸在妈不在,先问一句:百,俺埋哩?

中午老妈下厨擀的面条,要赞一句:埋,擀哩汤喝着得劲

进家先找“埋”,“埋”不在“百”在,问:“百,俺埋哩?”

如果你是外地人,乍看这话很拗口,而老郑州人一听很亲切,在郑州老话中,妈叫埋,爸叫百。

今日的光阴的故事,不发照片只讲故事。故事的主角就是郑州方言,按年龄,郑州方言不算老,也就60来岁。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一些郑州方言已经消失。现在的郑州话与普通话很相似,偶尔听听郑州方言,也是一种亲切的记忆。 郑州晚报记者 张华 孙娟

东南西北的村名,方言读音大不同

王中杰,今年七十多岁,属于郑州的“土著”,是南十里铺人。教过书、从过政,经过商。生在郑州,长在郑州,讲一口原汁原味的郑州话。

为此,他还专门编纂了一本书《郑州方言大典》,用他的话来说,收录解读郑州方言的目的一是为了传承地方文化,二是方便外地来郑州的朋友了解郑州、融入郑州。

在他的书中,专门对郑州村名用方言解读,南郊、北郊、东郊、西郊和城中村,解的是村庄的地理位置,读的是村名方言读音。

南郊(京广铁路以西、黄郭路以东、航海路以南)

袁砦:方言读“哕”“只庵儿”。注:“砦”字均读“只庵儿”。

杏园:方言读“橫”园。

北郊(农业路以北、中州大道以西、京广铁路以东)

毛庄:方言读“磨阿”庄。

薛岗:方言读薛“各阿”。

琉璃寺:方言读琉璃“寺儿”。

东郊(中州大道、京广铁路南段以东)

崔庄:方言读“翠挨”庄。

毛庄:方言读“嚒”庄。

西郊(航海路南、京广铁路以西、嵩山路、黄郭路以西)

韩砦:方言读“孩”砦。

岔河:方言读岔“濠”。

东、西连河:方言读西“烈”“濠”。

城中村(东环路以西、西三环以东、航海路以北、农业路以南)

弓庄:方言读“郭阿”庄。

杨庄:方言读“依约”庄。

陈庄:方言读“拆”庄。

■旧闻新放 郑州话

郑州话属于北方话次方言的河南话范畴,在河南的方言分支中,郑州是最重要的一支。豫剧舞台上旦、丑二个行当的说白,是典型的河南话,而现代豫剧的说白,大体就是郑州话。

普通话是在以北京话为代表的北方方言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可谓源远流长;而郑州话并不是在郑州话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与目前保留在郑州四郊农村的当地话,在语言上有着较大的区别。它的渊源是旧时所谓的“河南官话”,而“河南官话”基本上是在以开封话为主的豫东话基础上形成的。郑州话是随着郑州这个新兴城市的形成而逐渐形成的,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相当数量的开封人移向郑州,和来自祖国各地操各种方言的新郑州建设者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特定的语言环境。人们在日益频繁的交往中,必然要求共同的语言。在这个时期,又正值国家开始推广普通话和汉语拼音方案,而北京话与郑州话又同属于北方话次方言,本身就有一定程度上的近似。这些因素都使得郑州话在其形成过程中,又与普通话接近。

事实上,能讲比较“标准”的郑州话的人,都是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在郑州出生或在此期间跟随大人来郑州的幼童,如今,他们的年龄当在三十岁上下。这些年青的郑州人,即使不有意地使用普通话,也已经不再把汉语拼音方案中的e(鹅),认作英语国际音标的e。郑州话中原来有相当多的uo(窝)作韵母的发音,现在有不少变化,以e(鹅)或ue(约)作韵母了,如“设”、“车”,有的字音已和普通话一样了。此外,声调四声也有了改变。总之,郑州话在年青一代的口中,已经潜移默化了。 1981年10月8日《郑州晚报》

方言闹出小笑话

您遇到过没?

“你咋‘哇了一圈’又回来了?”昨天去驾校练车,一学员走了一圈又回来,另一女学员调侃他“哇了一圈”,其他学员都笑了。这词可是地道郑州话,在河南地方方言中也使用。

方言不通,惹出来不少笑话,不少市民向本报投稿,分享郑州方言闹出的笑话。

第一封信

“遭遇”郑州方言

对郑州方言的兴趣是在看了《炊事班的故事》之后,那小毛的语言,逗得人忍俊不禁。

虽不是河南人,但我工作在郑州。刚来时,首先“遭遇”郑州方言。

有一天在紫荆山公园,跟一老大妈闲聊。她看着我女儿说:“归归,看恁桌小儿,玩类多得劲!”可怜我死活听不懂,只能微笑着应付。后来才知道,她误认为我女儿是男孩子,在感慨她玩得开心。记得她说我女儿的手“跟河马骨肚样”,女儿问:“妈妈,我的手跟河马的骨头肚子啥关系呀。”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